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
  

湘潭]杀人抛尸案:半路夫妻情断半路图

发布日期:2019-11-19 17:2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湘潭在线日讯(文/图 记者 赵明 通讯员 彭孟强) 11月13日,湘潭县谭家山镇一个茶树林里发现一具无名女尸,周边村组的人都不认识死者,案件一时间成为“无头悬案”。七天后,真相水落石出,死者是广东东莞人刘桂兰,而凶手竟是她的丈夫敬海燕。刘桂兰为何会命丧千里之外的湘潭县?丈夫又为何会对她痛下杀手?

  11月13日中午,湘潭县公安局110指挥中心接到报案称,谭家山镇新泉村泉塘组的一片茶树林里,有人发现了一具女尸。尸体被放置在一个曾经烧瓦的坑洞里。据法医检验,死者为30—50岁的中年女性,体态偏胖,身高1.52米左右,据推断死亡时间大约一天左右。而在进一步的尸检中警方发现,死者头部有钝器伤痕,脖子上也有多处掐痕,www.liuhelianmeng.com。死因为外力致机械性窒息死亡,由此可以断定女子是被他人谋杀的。市、县公安局对案件十分重视,领导亲赴现场分析案情,并从市公安局刑侦支队、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和谭家山派出所抽选精干力量组成专案组,对这起无名女尸案开展侦查。

  警方勘查现场后发现,抛尸的这片茶树林位置不算偏僻,茶树林夹在两条村级道路中。为何凶手会选在这样一个人来人往的热闹地段实施谋杀?要了解凶手作案动机,必须先查明死者身份。

  “衣服被撩开,裤子被扒下,恐怕生前遭过侵犯。”围观者推测这可能是一起强奸杀人案件,议论纷纷的人群里却没有人认识死者。警方叫来事发地周边多个村组的干部辨认,他们也说从没见过这个女人。

  为了尽快查证尸源,警方通过媒体、网络和公安内部网络广发查找死者身份的信息,同时将数百份《协查通报》在新泉村以及周边的长岭村、钢铁村、龙潭村、南泉村、中路铺镇柳桥村等邻近村组逐户上门发放。信息发布后成效显著,警方陆续接到本市以及衡阳、宁乡等地的求证电话,他们都说失踪的亲人和谭家山无名女尸有类似之处,“协查消息发布后,这样的信息多达十多条,必须一一核实。”但最终这些信息没有给案件侦破带来转机,案件再次陷入僵局。“我们有句行话叫做‘无名尸体案件只要找到尸源案件就破获了一半’,但这次寻找尸源遇到了很大的困难,地毯式地寻访不见成效,种种迹象指向‘死者是外地人’。”湘潭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大队长唐振兴说,由于107国道修路,很多过往车辆都绕行茶树林两边的村道,案发地过往车辆和人员庞杂,侦查人员在本地排查无果的前提下,逐步将目光对准了“外地人”。

  就在警方苦寻死者身份时,离案发地约4.5公里的谭家山镇新龙潭村村民小胡听到了附近发生命案的消息,忽然联想起当天早上自己在池塘边目睹的怪事。

  13日早晨5点多,小胡早起准备干农活,刚走出家门就看见一男一女有些诡异,“他们开着一辆银白色的小车,在池塘边洗车,还把车里好多东西都扔了出来。”这样反常的举动让小胡觉得“可能有问题”,于是他顺手捡起地上的小石子,将车牌号码“粤S6V299”刻在了墙壁上。此后没多久,小胡就听村民在议论新泉村的无名女尸案件,“莫非和我看见的一男一女有关系?”他立即要父亲将情况报告给警方。

  刑侦民警到达小胡家池塘边,果然发现了一大堆汽车内丢弃的物品——衣服、车踏垫、包裹等遗留物,还有一堆被撕碎的纸片。警方在车踏垫上提取到了血迹,经证实和无名女尸吻合,抛尸地点和小胡家门前的池塘有了关联,这些丢弃物品是否能证实死者来历?谜底就在那堆碎纸片中。经过清理,警方将纸片还原,这是一张《购车转让协议》,而协议内容中转让车辆的号牌和小胡记下的一模一样,协议最后买方落款姓名为“刘桂兰”,这个刘桂兰是否就是死者?

  警方根据死者的衣着、相貌特征,重点排查外来务工人员较多的四川人和脸部特征较明显的广东人。根据技侦信息情况,重点对四川南充和广东省叫“刘桂兰”的女性进行排查。hk776虫虫高手论坛。“任务量相当大,仅四川南充同名且年龄相符的女性就多达43个,我们必须一一查证。”唐振兴说,为了查明身份信息,办案民警兵分几路,留守在湘潭的就通宵守在电脑旁,一个个筛查,而另外两组民警奔赴广东、四川等地开展排查工作。经过比对后,确定无名女尸就是广东东莞39岁的刘桂兰。

  办案民警立即驱车奔赴东莞刘桂兰的家中,然而家人的话却让曙光乍现的案情变得更加扑朔迷离,“我们很少联系,她也不常回家,她在外面做什么我们都不知道。”据办案民警吴戈介绍,刘桂兰家有75岁的母亲和四个兄弟姐妹,他们对刘桂兰“了解很少”。刘桂兰十多岁就离家闯世界,和家人关系疏远,这几年也一直在广东顺德等地工作,几乎断绝了和家人的联系,家人对她的婚姻、工作和生活情况以及社会往来知之甚少。至于刘桂兰为何命丧湘潭县,家人感到很震惊,但提供不了任何有价值的线索,倒是家属闲聊时一句无心话让案件侦破又现转机,“她有个叫‘阿燕’的男朋友,那个男人是在广东打工的四川人。”

  收集车辆信息的专案组成员也传来好消息,经证实银色比亚迪确为东莞的刘桂兰购买,通过进一步的侦查发现,11月10日这台车从东莞出发,驾驶员是一名男子,这名男子有重大作案嫌疑。最终警方确定男子身份,他正是刘桂兰家人口中所说的“男友阿燕”,他的真实身份是刘桂兰的丈夫敬海燕。

  抓捕敬海燕迫在眉睫,专案组迅速沿107国道南北两线追踪,终于发现了敬海燕的逃窜方向,最终在湖北省潜江市一个小区内将敬海燕及其“情人”龙冬梅抓获。

  11月20日中午,一脸疲惫的敬海燕面对媒体的采访没有表现出惊讶和害怕,很平淡地躺在被窝里休息,“我要睡觉,别吵!”他的情绪平静得让人难以置信。负责审讯的民警说,或许是经过一周的逃亡、精神折磨和连夜审讯,他终于“放松”了。

  下午2点,敬海燕醒来,开口第一句话说:“我们的婚姻就是一场强迫、不幸福的婚姻。”敬海燕很坦然地说:“我不后悔,后悔也没用,因为我杀与不杀同样痛苦。”原来,敬海燕和死者刘桂兰属于半路夫妻,2002年前,他们各自都有家庭,敬海燕在四川老家有家室,而刘桂兰在东莞也组建了小家。当年刘桂兰的新居需要装修,请来在广东做家庭装修业务的敬海燕帮工,一来二往两人关系升温成了如胶似漆“男女朋友”。随后,他们和各自的配偶离婚,在广东过起自己的小日子,三年前两人如愿走进婚姻殿堂。

  好不容易走到一起,按说半路夫妻更应该珍惜来之不易的幸福,但敬海燕如今说起这段婚姻,他的形容是“我们的结合就是一张结婚证的纸而已,而我吞下的是一颗苦果。”敬海燕说,曾经温柔娴熟、善解人意的刘桂兰在婚后彻底变了样,凶暴、得理不饶人的本性暴露,婚后两人争吵不断。同时,刘桂兰四处招惹是非,使得敬海燕在邻居面前无法抬头做人,“作为一个男人,我连基本的自尊都没有了。”敬海燕说,在这场婚姻里自己不过就是一个被动的角色,只能忍气吞声。“为什么不选择离婚来解决问题,而用剥夺生命的方式?”“离婚,或许这辈子我都不可能了。”敬海燕说,自己为了和刘桂兰走到一起,放弃了原配,从情理上已经无法接受第二次婚姻失败。当然还有他不愿意启齿的原因,“家丑不可外扬,我被她逼迫得走投无路曾经提出过离婚,但最终以她的打闹收场。”

  因为夫妻长期不和睦,敬海燕找到了躲避妻子的方法,2009年开始,他在广东省打工、包工程,在珠海结识了在美容美发厅工作的龙冬梅,两人一拍即合成了一对“情侣”。和龙冬梅好上后,敬海燕就想尽办法摆脱刘桂兰这块“绊脚石”,经过半年多的考虑,今年他终于酝酿出一套“完美”的杀妻计划。

  今年年初,他假意鼓动刘桂兰报考驾校培训,让刘拿到驾驶资格。随后,他说自己不愿待在广东发展了,想回四川老家谋生,刘桂兰相信了丈夫的话,在他的诱导下购买了一台二手比亚迪汽车准备衣锦还乡。出发前,敬海燕说要在路途中接一个朋友,让朋友搭一段顺风车,而这个“朋友”就是龙冬梅。11月10日,三人乘车从东莞出发,一路上敬、龙两人多次寻找机会向刘桂兰下手,但都没有得逞。而刘桂兰对车上的龙冬梅颇有敌意,因此不断讥讽敬海燕,希望丈夫不要招惹其他女性,两夫妻也在路途上一路争吵。

  11月13日凌晨,三人到达湘潭县谭家山镇新泉村,敬海燕和刘桂兰又大吵了起来。敬海燕从驾驶座下拿出一把工作用的胶锤砸向刘桂兰的头部,随后和刘桂兰从车上打到车下,“我们两个人互掐脖子,我心想就在这里下手算了,迟早的事。”就在两人扭打在一起时,村道上过来一辆摩托车,敬海燕害怕刘桂兰呼救使自己计划失败,因此费尽力气掐在妻子的脖子上,没几分钟刘桂兰不再动弹。在挣扎中刘桂兰的衣服裤子都被挣脱开,才导致后来目击者怀疑她遭性侵犯的假象。杀人后,敬海燕将尸体背到离路边稍远的茶树林中抛尸逃窜。

  “龙冬梅看中的是我的钱,没有感情,谈不上是为了她。”敬海燕说,自己明白和龙冬梅肯定不会长久,他也知道自己杀人被抓是迟早的事,因此从未感觉到害怕。而龙冬梅一再回避媒体采访,最后终于气急败坏地说:“我们间没感情,他是个骗子,纯粹是欺骗了我。”



上一篇:简讯:11月18日黑龙江玉米淀粉报价维持稳定 下一篇:简讯:11月18日黑龙江玉米纤维报价维持平稳